郵箱: @ 密碼:
>> 歷史回眸 >> 社史研究
王祖農:一生的追求 半世紀的奉獻
發布日期:2019-04-29 來源:九三學社中央研究室
【字體: 【顏色: 瀏覽量: ...

王祖農先生于1916年9月17日生于南京,在這六朝故都完成了從私塾、小學到中學的學業。在中華民族內憂外患、烽火遍燃的年代,他在中國的著名學府——浙江大學尊定了生物科學的深厚基礎,也接受了“五•.四”運動思想的熏陶,形成了科學救國、復興中華的愛國志向。迎著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的曙光,這位工作于中國蠶桑研究所的青年學者(時年29歲),歷經嚴格的遴選而獲得公派赴法留學。經過五年拼搏,王祖農先生不僅在世界著名的微生物學研究機構——巴斯德研究所獲得贊譽和器重,并被推薦到法國科學研究中心就職,還在緊張工作之余在巴黎大學通過答辯而獲得博士學位。當苦難的中華民族終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站起來的時候,越來越多的執著追求科學救國的中華學者,也使自己的愛國熱情升華為政治上的理性選擇。1948年秋(8月),“中國自然科學工作者協會旅法分會”正式誕生,王祖農先生積極參加籌備并首批成為這一中國共產黨在法外圍組織的成員。從此,這位在國際微生物學領域嶄露頭角的學者,開始走上了與中國共產黨同心同德、風雨同舟的道路,也開始了在更高的人生與政治高度上的追求和奉獻。

當五星紅旗在世界東方升起之時,海外的愛國學者更是心潮澎湃、歸心似箭,王祖農先生作為解放后第一批重返祖國的留法學者,于1950年6月到達北京。王先生曾回憶道:

“解放戰爭勝利的消息剛一到法國,留學同學無不歡喜雀躍,急于回國參加祖國的建設。但是當時帝國主義妄圖阻止祖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千方百計讓留學生繼續留下。先是軟的,什么生活待遇、工作條件好等等,然后就用硬的逼你留下,英國不給過境簽證(當時中法之間尚未開通直航)、法國輪船公司不給你售票。這一切都阻止不了游子的歸心,我和另一位同學田方增(原中科院數學所研究員、現已離休)在黨組織的幫助下,沖破了重重障礙回到了祖國的懷抱。我在國外早就料到,回國后生活不如國外,但我決不愿貪圖享受,寄人籬下,我也料到國內工作條件差,但我堅信,只要努力,黨是會幫助你創造條件的。”

經著名學者童第周、曾呈奎諸位先生的聯絡,王祖農先生于1959年到山東大學(青島)工作。從山大植物系、生物學系、微生物學系到生命科學學院,從任副教授、教授、碩士生導師、博士生導師并先后兼任系主任、研究所長、科研處長、副校長到名譽院長,半個世紀以來,王先生在教學與學術領域、在系、院 、校各級領導崗位上,歷經艱辛,為山東大學和我國的微生物學教育與科學研究工作披堅執銳、奉獻開拓,誠可謂成績卓著、碩果累累。從1951年暑期我國第一批自己培養的微生物專業人才走上工作崗位開始,已為我國培養出逾千名本科生、近百名(碩士或博士)研究生。從國家直屬重點高校的第一個(目前是唯一的)微生物學系、微生物研究所、微生物學博士點、國家重點微生物學(發酵工作)實驗室到博士后流動站的建成,王祖農先生培養帶動起一支有英才涌現的研究和教學隊伍,承擔著國家和山東省的數量可觀的科研任務,在國內外學術會議和學術刊物上,他的科研成果被廣泛交流和刊發。

在科教領域中潛心耕耘的王祖農先生,始終以黨所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急需為奮力開拓的方向,不斷地進行自我調整,使自身的追求與奉獻融入時代的步伐。如在抗美援朝的歷史風云中,王祖農先生記下這樣的經歷和感受(據本人回憶):“建國剛剛開始,當全國人民迫切要求和平,以致力于建設民主、獨立、富強的祖國之時,侵略成性的美帝國主義悍然發動侵朝戰爭,并施用細菌戰;青島這個濱海城市,當時也受到威脅,我感到十分氣憤,美帝國主義十分可恥。按照青島市領導的意見,由我牽頭、與醫學院田浩泉、馬憲成教授(后來均為九三學社成員)等人組成中心實驗室,對美國使用的細菌武器材料進行檢驗分析,為領導采取防范措施,提供科學依據。通過這項工作,也使我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消除了自己恐美、崇美的思想,感到能以自身學識參與抗美援朝運動而無比自豪。同時,也從抗美援朝取得偉大勝利的過程中,深切體驗到共產黨、毛主席的英明和偉大。”又如,當中國人民面臨著上世紀60年代初“三年自然災害”的嚴峻考驗之時,王祖農先生是這樣地確立自己的位置和行動的(據本人回顧):“面對著工作和生活各個方面意想不到的極端困難,我堅信在黨的領導下一定會戰勝險阻,自己一定要振奮精神、做出貢獻。于是,從自己微生物學的專長出發,帶領山東大學有關方面的師生深入開展“人造肉”的研究和應用,并在全省范圍內舉辦展覽會、培訓班和開設工廠,大力進行普及推廣。當中科院派來朱濟凡所長進行視察時,受到充分的肯定和贊揚。隨后,與朱所長一道向中共山東省委進行了匯報,由劉季平書記親自接見并給予熱情地表揚。我感到十分自慰和興奮,這是盡自己作為一個科學工作者之心,為黨分憂、為民出力了。”

當王祖農先生肩負起山東大學系級和校級的領導責任,并在山東省科協、山東省政協等社會活動領域擔任領導職務之后,仍在微生物學的前沿大力開拓的王先生,則將自己關注的視野延伸到高等教育改革和科教興國等全局性的問題上。遠在上世紀50年代末期,王祖農先生就積極響應黨中央的號召、身體力行地深入生產實際,努力倡導教育革命。王先生回憶:“在當時由徐建春同志任社長的山東省掖縣西由公社,中央召開了一次全國性的現場經驗交流會,中國科學院由生物地學學部主任過興先率團到會,全國各大學均派出專家教授參加會議。在王眾音部長代表中共山東省委講話之后,我即以山東大學生物系主任、教授的身份發言,以自身經歷和體會,批駁了理論脫離實際的傾向,呼吁科教工作者向工農學習、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強調高等院校要進行教育革命,隨后,即在校內努力推進技術革命和勤工儉學活動,并主持興辦了微生物制品工廠,生產以細菌肥料為主的多種產品。這一方向受到了廣大農民群眾的歡迎,并在全國高校勤工儉學大會上獲得表彰,中共山東省委舒同書記親臨工廠視察并題寫廠名“紅旗手”。在1959年濟南市舉行的慶祝“五一”勞動節大會上,我作為科技界的代表,由衷地向全省科技工作者提出了向工人階級學習、向工人階級致敬的號召。”在敬愛的鄧小平同志所開辟的社會主義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歷史新時期,王祖農先生有幸參加了1978年召開的全國科學大會、親聆了鄧小平同志的講話,親身感受到中國科學春天的來臨,使他倍加振奮、竭力奉獻。1980年8月,中共山東省委常委會邀請專家學者講課,王祖農先生講授了第一課“微生物學與四個現代化”,看到白如冰、強曉初、李振、李子超等領導同志認真而虛心的神態,王先生深受感動和鼓舞,也深受自身責任的光榮和艱巨,這位年逾高齡的著名科學家,也就更加充分地利用自己的各種活動空間,為深入學習貫徹鄧小平同志關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等一系列指示,為大力推進科學興國戰略的實施而努力建言獻策。每次參加全國政協的全會,王先生總是精心收集素材,認真準備發言和提案。多年來,王祖農先生一方面作為九三學社山東省的主要領導人有效發揮黨派的群體優勢、提出了一些列為中共山東省委所重視和采納的建議,更滿懷深情地為有效實施科教興國戰略而親自籌思和呼吁。如在山東省政協七屆四次會議上,年屆八旬的王祖農副主席在大會上登臺發言,就“大力發展高新技術及其產業,全面推進科教興國戰略的實施”而建言獻計、坦陳己見,政協委員們看到了李春亭省長在頻頻點頭,細細記錄。1998年末,王祖農老先生仍不辭勞累地認真構思,從加速發展山東省高等教育事業的問題出發,書寫了自己的若干建議,為促進國際間的交流與合作、積極吸收國外先進科研成果,以及宣傳我國建國以來,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國微生物科學取得的巨大進展。王祖農先生在山東大學成功地接待了諸多國家的科學訪問團體和學者,并與1979年和1980年率團出訪法國和意大利等,在國際文化科技交流活動中出色地發揮著自己的作用。王祖農先生以自己精深的學業和成就,先后被選任中國微生物學會常務理事、顧問,全國普通微生物學委員會主任,山東省微生物學會理事長、名譽理事長等職務。近半世紀的風雨歷程,使王祖農先生深切感受到:只有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一代代中國科技工作者的愛國初衷才能匯入科教興國、振興中華的波瀾壯闊的歷史洪流,才能在滿目瘡夷的故土上建立起獨立、民主、富強、文明的社會主義中國;只有緊密依靠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心全意地投身到祖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實踐中去,才能順應時代潮流而使自己的勞動和心血轉化為更有意義的社會價值和人生價值。

早在1953年,經著名學者陸侃如和張璽先生介紹,王祖農先生參加九三學社(九三學社中央直屬青島支社成立于1952年)。這些老一代優秀的科教工作者,熱望在中國共產黨所指引的社會主義道路上,繼承和發揚“五•四”精神實踐九三學社“民主與科學”的宗旨,為新中國的建設奉獻自身的才智。歷經“三大運動(抗美援朝、土改、鎮反)”;、“三反和五反”、“反右派斗爭”與“文化大革命”的洗禮和考驗與磨練,這些老一輩的九三學社成員,在起伏跌宕歷史環境中,為發展祖國的科學教育事業做出了難得可貴的貢獻,也為山東省九三學社的發展創立了重要而穩固的組織基礎和思想政治基礎。王祖農先生作為上世紀50年代直至70年代九三學社基層組織負責人之一(青島支社的宣傳部長和組織部長、濟南支社的副主委),堅定地相信和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自覺依靠黨的教育和幫助,與黨同心同德、風雨同舟,與廣大成員息息相通、休戚與共,將九三學社社員和更多的黨外知識分子凝聚團結在黨的周圍。同時,王先生在微生物學領域中卓有成效的開拓,在山東大學系主任、科研處長、工會主席和副校長等領導崗位上所贏得的信任和尊重,更對廣大成員產生了深刻的影響。許多老一代的九三學社社員談及,民主黨派領導人本身作為和品格風范的無形力量,往往比語言更能產生強烈而有效的作用。

粉碎 “四人幫”后,黨中央一系列撥亂反正的重大舉措和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標志著在以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為中心的中國歷史新時期中,我國的統一戰線和民主黨派工作也進入一個嶄新的歷史新階段。1979年10月11日至20日,九三學社召開了中斷21年的第三次全國社員代表大會,產生了九三學社第六屆中央委員會,王祖農先生當選為中央委員。在中共山東省委的關心和支持下,1984年4月誕生了九三學社山東省(第一屆)委員會,王祖農先生當選為副主任委員;隨即,在1987年12月當選為主任委員。從此,王祖農先生肩負起九三學社山東省委員會(第一屆和第二屆)主任委員的重任。同時,連任省政協第三屆至第七屆委員會委員、常委,并于1988年1月開始被選為省政協副主席;也從同年開始任全國政協(教育界)委員。飽經歷史滄桑的王祖農先生,深諳九三學社的歷史道路、優良傳統和時代重任,深察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兩面旗幟的政治真諦,深知堅定自覺地接受和依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根本性意義,這是王祖農主委在任十年期間牢牢把握的方向和要旨。

1998年夏,已經是九三學社山東省名譽主委的王祖農先生,與社省委和社青島市委的幾位負責人一起,在青島八大關賓館看望了九三學社中央吳階平主席。在與吳階平主席長時間的交談中,講述了自己在中共中央黨校研討班上關于“民主黨派的歷史道路和優良傳統”的發言內容,談及對歷史道路的“四點體驗”、對優良傳統的“三點概括”,特別是在民主黨派跨世紀新老交替和政治交接中深入學習江澤民總書記關于“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講話的特殊重要意義并提出四項要求,王老在事后語重心長地囑咐有關同志:要把吳階平主席的發言稿找來,讓大家好好學習啊!(吳階平主席的發言,以后作為“九三學社簡史”的代序正式印發全社。)1998年秋,王祖農主委在中共山東省委黨校參加學習鄧小平理論研討班,學習后他將國防大學出版的厚厚三本《鄧小平思想研究》送給社省委一位專職負責人并深情地說:“送給你吧,好好學習啊!我還發了一套。”思想政治上的關愛溢于言表。王祖農主委對于自己代表九三學社山東省委的重要講話稿、對于社省委的重要文件,一向都是手執放大鏡細細審閱,并用工整細密的小字寫上修改意見,社省委機關的工作人員戲言:“王老審改博士生論文大概也是這樣認真吧!”是的,王祖農先生治學嚴謹,對學科建設、人才建設高度認真負責;王祖農主委對九三學社的社會影響更具有高度的政治責任感,謙虛謹慎、一絲不茍,對黨負責、對社組織負責。

高水平的專家學者歷來愛重人才,為學術梯隊的建設嘔心瀝血;高素質的民主黨派領導人亦是求賢若渴,極為關注后備干部隊伍建設;這種感人的特點,在王祖農主委身上具有和諧的體現。1995年春,王祖農主委在省政協的活動中發現了山東大學一位獲得某國理學博士的政協常委,即派專人到中共山大黨委進行了解、與統戰部門聯絡、進行登門拜訪。老主委又親自通過電話、面談等形式進行動員,經過長達數月的多方面配合工作,這位優秀的代表性人物終于加入了九三學社;日后,在社省委換屆時進入了領導班子,并被推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幾十年來,王祖農先生這樣的老一代領導人,為建設一支與中國共產黨同心同德的高素質隊伍、為更廣泛地將優秀的黨外知識分子聯系和團結在中國共產黨周圍,這樣深入細致的工作實例是不勝枚舉的。1998年初,已經任名譽主委的王祖農先生,又將自己的一位畢業留校的博士生推薦給社省委機關,這位黨委滿意、群眾贊譽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年方34歲,入社后產生了良好的影響。在王祖農主委的主持和直接關心之下,在九三學社山東省第一、二屆委員會期間,嚴格按照各民主黨派中央共同確定的原則和方針,共發展新成員2733人,目前全省社員3171人。其中,高、中級職稱者占98.6%,具有博士學位和正教授職稱者達922人。通過1998年春的換屆工作,山東省九三學社成員中,計有9人為全國人大代表、1人為全國政協委員,有15人為省人大代表(常委3人)、45人為省政協委員(常委9人),市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共212人(副主任或副主席共7人)。在政府部門等擔任實職者,計有副省長1人,正廳長(廳長、大學校長等)3人、副市長2人;這充分證明了隊伍建設的成果。相應的,在各級中共黨委的關心支持下,全省17個地市均建立起九三學社組織,其中含地級市委會10個。

在鄧小平理論的指引下,中國各民主黨派的活動更充滿勃勃生機,并日漸規范化和制度化。在王祖農主委的領導下,九三學社山東省委帶領全省社員,緊密依靠中共山東省委和各級黨委的領導,深入調查研究、提高參政水平,參政黨的整體作用得到更好的發揮,而且采取多種形式為各地方經濟的發展進行科技服務。以王祖農主委為首的社省委領導班子成員,在各種重要的政治協商和民主監督活動中嚴肅認真地代表社省委履行自己的職責。通過充分發揮全省社員隊伍的整體作用,在建設海上山東、發展高新技術及其產業、推進科技興省、加強自然資源的合理利用和環境保護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重要建議,獲得中共山東省委和省政府及有關部門的重視采納。王祖農主委在親自主持、部署、定向與把關的基礎上,經常深入實際、深入基層進行考察和調研,為有效探索參政議政和科技服務的新途徑,發揮著表率和帶頭的作用。當年屆八旬的王祖農主委(兼省政協副主席),跋涉于沂蒙山區、魯西平原和京九沿線(山東段),當隨行人員進行勸阻或攙扶時,王老總是微笑著說:“很好!沒關系!”從未漏過一項重要活動。大約許許多多的人士還不了解這位體態輕健、滿面紅光的老人,曾經患有過彌漫性腦血栓和心梗等老年性疾病!

行行重行行,這位從“五•四”運動和抗日戰爭烽火中成長,在西方列強國土上的冷蔑與欺凌中奮起的中華愛國學子,在從新民主主義革命到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的漫長歷史道路上,歷經坎坎坷坷和風風雨雨而總是胸中深蘊著中國共產黨所賦予的陽光與溫暖,不斷向著更高的人生目標去追求、向著更廣的社會領域去奉獻。這位神態平易和善、衣著樸素無華的老人,這位一生安于儉樸、樂于研究的學者,不僅不外露中國微生物學界卓越開拓者和山東省九三學社老一輩旗幟人物的神采,更不愿表述自己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五十年中令人贊服的業績與艱辛。寓不平凡于平凡之中,含睿智于樸拙之內,王祖農先生實為深知者所敬佩!(作者:九三學社山東省委前副主委  張咸成)

1000炮金蟾捕鱼棋牌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秒速时时哪个平台好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快速时时是私吗 北京时时综合走势图 盛兴秒速时时开奖 经典牛牛 pk10走势图入门 北京pk10直播交流平台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时走势 大地娱乐网投 买马的技巧和规律 重庆时时彩的套路 黑龙江时时查询 斗鱼娱乐手机版 重庆时时杀号技巧